华东地区的所有城市基本有雨,苏州如是,但雨中的苏州似乎更有味道,尤其是雨中山。苏州的山都不雄伟,但不失玲珑,而且都有文化的熏陶,比如灵岩,比如虎丘。

空山新雨后:我的虎丘游记 .jpg

虎丘山位于苏州城西北郊,为苏州西山之余脉,因周边地形,脱离西山主体,成为独立的小山。相传春秋时吴王夫差葬其父阖闾于此,葬后三日有白虎踞其上,故名虎丘。一说为”丘如蹲虎,以形名”。山高约36米,古树参天,山小景多,千年虎丘塔矗立山巅。《吴地记》载:“虎丘山绝岩纵壑,茂林深篁,为江左丘壑之表。”向有”吴中第一名胜“之誉。

虽然下着雨,但游客依旧较多,在停车场看车牌,以苏州本地游客居多,我虽是苏州人,但对于虎丘的了解都是基于书本和网络,而且之前也未认真关注过它,在我看来,它就是个园林,不算山。

拾级而上,被绿色浸染,这种绿不仅仅使浓浓的墨绿,其间还夹杂着些许嫩绿,雨水凝结在树叶上,闪着晶莹的光芒,树叶随风舞动,雨水终于滑落下来,溅在石板上,被撞击成千万颗,滚落到石板路的缝隙中,隐而不得见。历经沧桑的石板路,被雨水刷的铮亮,透过被磨去了棱角的表面,居然依旧能看到美丽的花纹,小草从石板之间的缝隙中努力生长,我能感受到它们生命的顽强,一棵草都如此努力,为何我不能更加努力?

不管带着什么样的心情走到雨中的虎丘,在一些不让人注意的地方总有感动我们的生命存在,其实,不仅仅是在虎丘,在田野,在树林,在海滩,在荒路都有它们的身影,但他们是那么的不让人注意,只有在类似虎丘的地方,才会让你发现,让你感动。这或许就是老人说的虎丘的灵气吧。走在虎丘的山路上,我想起了两句诗:空山新雨后,天气晚来秋,这首诗写虽是清幽安闲之境,但更表达了诗人顺应天性,怡然自适的生活哲学。古人教了我们很多,但我们却总是错过那些绝妙的智慧。

虎丘,它在那里,不会来,不会去,而你,可以来,可以去,这就是我们的伟大之处,所有,有时间还是多出去走走,放松心情,整理思绪,对人、对事都有一些新的看法,新的感受。